情与法的较量,一个人的千军万马

作者:内地娱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F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Ellie只要六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刘浪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完了迄今为止范冰冰最好的电影作品——《我不是潘金莲》,这也算是以法律为主题,看完后让我这个法学新生心里很不是滋味。从小到大未对自己的未来有过任何实际的幻想或打算,居然距高考还有一个月时,莫名其妙地对法学专业产生了兴趣。说实话自己从小因为受过太多的不平等与歧视,所以对社会正义抱有极大的渴望。法律,是我认为能实现正义的最佳手段。然而,经过进一步的学习,感到自己的初心并不能实现。正如同在电影里一样,李雪莲本值得同情,但是在法律上她确实不占理。十多年来不停地告状毁了自己也毁了他人。
电影开头简述了潘金莲在中国人心中的罪恶,接着引出李雪莲的故事。用从未用过的圆镜头和朦胧淡黄的色调来讲述这个好笑却令人惋惜的故事。为了钻政策的空子——分房或生不合法的二胎,李雪莲和丈夫秦玉河去民政局离婚了。从法律上来讲,这两个人是真的没有夫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了。可固执的李雪莲不认这个理,秦玉河不仅背叛了她,还害死了两人的孩子。一位母亲要为自己未成形的孩子讨个说法,正如同聂树斌的母亲为了他,奔波这么多年。她们不懂什么大道理,只是固执地要个说法。于是李雪莲首先提着腊肉和菜油到了法官王公道的家里,生拉硬扯地攀上了亲戚关系。李雪莲认为王公道收了自己的东西就应该向着自己,可王公道依照法律判定离婚成立后,李雪莲却认为他肯定收了秦玉河什么好处才会这样做。这也与十年后王公道提着腊肉和猪蹄亲自到李雪莲家认亲戚时,李雪莲坚决不收王公道东西并把他轰了出去形成对比。因为在李雪莲心里就是这么个理:我收了你的东西,就要为你办事。接着李雪莲拦车拦人跪大街申冤,种种方法,无所不用其极。然而没有一个人真心问过她的情况,认真处理过她的问题。
李雪莲告遍了法院院长,县长,市长,最后告到北京。虽然后来省长处理了相关人员,可真正该受处罚的秦玉河还毫发无损。于是,她又告了十年的状。这十年,是向秦玉河的欺骗反抗,替自己死去的孩子申冤,以及洗白自己名声的十年。最后,因为一场意外(也可能是县长狗急了跳墙)秦玉河死了,努力了十年的李雪莲感觉自己虚干了一场,秦玉河还未把话说清楚就死了,她的信仰一下子崩塌,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的生活没有了意义,想自杀,而果园园主把她救了下来。李雪莲说:“我想死,谁都拦不住我”园主却说怕折了自己的生意劝她到竞争对手承包的地里去上吊。最后,李雪莲没有死(可能是觉得自己连死都因为损害别人的利益而不能痛快一点),在北京和表弟开了一个小饭馆,还遇上了十年前因为她被撤职的县长,如今已是木器厂厂长。十年过去了,李雪莲道出了真相:分房只是个幌子,真正为的是肚子里的孩子。知道实情的史县长脸上却十分平淡,毕竟往事如烟,都过去了……
李雪莲无疑是个悲情的人物,没有人在意过她,那些整天喊着要为民分忧的官员也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来与她交谈,说好话。没有一个人要找秦玉河谈谈两人事情的处理方法。就连后来说暗恋她二十多年的赵大头也要掺杂上儿子转正的利益关系在里面与她上了床。她不停地被欺骗,利用,背叛,议论。这种孤独的无力感让人感到绝望。电影里讲到在古宅的保护问题上,县长说各部门只是做做样子,等检查的日子一结束,这工作也就懈怠了下来。这灭火器都过期了,再烧了一座古宅问题的性质就严重了。但凡公安,消防哪一个部门上点心那座古宅就不会被烧。李雪莲的问题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第一次上告只是离婚问题,告到北京去事情的性质就变了。如果当初法院院长,县长或市长,只要有任何一个人真心坐下来听李雪莲讲事情的起末,问题就不会一拖就是十年,也不会变得人心惶惶。
在这个问题上,法院帮不了李雪莲,最多只能是政府出面找二人协商沟通,细致地做做思想工作,当好人民的公仆。李雪莲的心里才会平衡一点,也不会显得那么悲情。
司法本应独立,但是在电影里可以看到,法院成为了政府的一个部门,院长成为了县长的下属。既然事情是因为法院的判决引起就应该让法院来解决,以至于连抓人都要院长亲自上马。县长说就因为当初判错了才捅出了这么大一个篓子,所以你王公道就应该负责到底。而院长说正因为判对了才让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在电影开头的几个片段中,新院长请已退休的老院长吃饭时请教他和夫人风雨五十年,相守相依的秘诀时。老院长说了一个字:忍,夫人说了四个字:一忍再忍。这似乎道出了法院在中国社会尴尬处境的真谛——法院是政府解决群众问题的工具,法院的公职人员或许也不愿意这样摆弄,但只能忍。

故事开始前是另一个故事,把潘金莲的由来和意义说明白以后,再说李雪莲的故事。两个故事中间的过渡部分,也就是电影名打出来的那刻我个人非常喜欢。一记 重音砸出来。李雪莲告状十年的缘由也铭记在心:我不是潘金莲。 一开始,李雪莲把一切都想得很清楚、很简单,不过就是一个找法官打官司,先证明之前离婚是假的然后和前夫秦玉河把婚结回去,再离婚。她提着一堆腊肉香肠什么的来找法院王公道攀亲戚,人家还以为是 什么杀人放火的大案子。一听是离婚,不仅 是王公道,人公道家的女人都觉得 这李雪莲真是大费周折。 这是片中第一次提及李雪莲的执着以及其他人对她的不理解。这时的李雪莲,便是想要快刀斩乱麻。 可事情并不这么简单,李雪莲口中的假离婚是她和秦玉河商量的,但从法律上讲这就是真离婚,官司司自然是输了。 法庭上的她多次提及“秦河玉这个畜牲”,甚至对证人大吼大叫。她不过是一个开农家乐的普通农妇,没什么文化,只知道乘玉词是个畜生,商量好了假离婚,房子装好了却住上了别人。是的,即使再结婚然后离婚和现在没什么正别,她也会选择麻烦的那一条路。因为她李雪莲不怕麻烦,她就是要那一口气,她要用事实证明,是秦玉河不要脸,爱上了别人,她李雪莲看清了这个男人后要和他离婚。于李雪莲,前一个离婚是秦玉河共同商议后的假离 婚这直接导致秦玉河的再婚,是她的一种自扇耳光行为(在带王公道去看秦的新房子时有所体现),后一个离婚,即未实现的离婚,则是一个弱女子对自己名誉的一种维护。她也想扇秦一个耳光:”我李雪莲认清你了,是我离开了你而不是你离开了我。” 所以,李雪莲才会一层一层告状告到了市 长那里。法院院长“推卸责任”,县长装作另一个人,市长更甚,直接让人把她弄走。“市长只说要把李雪莲弄走,没说弄去哪,命令一层层传下去,变成了市长大人(这个称谓极具讽刺意味)发怒了,要把李雪莲关起来。” 于是,李雪莲被执法人员拘留了。 这一段很可笑,所有人都在讨好上级。 这时的李雪莲心友意冷也明白了告状这条路行不通,她只想问秦玉河,当初离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秦承认,她就不告状了。 可是,李雪莲告状的事如今是人尽皆知。秦很没面子,也不信任李雪莲,出言嘲讽、质疑她,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了“我们结婚的时候你是处女吗”你在我之前和别的男人搞过”“你叫李雪莲,我看你是潘金莲哦”。李雪莲一楞:“秦玉河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 ” 秦玉河认为李雪莲在浪费时间在做着丢人的事。那时的他并不知道,一句“你是潘金莲”竟闹出了十年的闹剧。 李雪莲本来不想告了她只想求个清白,现如今越抹越黑,还扯出了潘金莲的事。 她想杀人。 她先去我她的弟弟,又去找菜市场卖猪肉的,甚至说“帮我杀几个人,我跟你干那事”,买肉的有色心却没那胆量,拒绝了。李雪莲险些成了潘金莲。阻挡她成为潘金莲的,却不是她自己。 她决定继续告状,跑到北京去找初中时暗恋她的老同学赵大头,阴差阳错找到了首长。首长在人代会上批评了官员不关心底层人民的情况,省长把市长、县长、法院、院长都撤职了。 按理这故事该完了。 可最根本的那句我不是潘金莲“还没解决,李雪莲就不会放弃。 十年后,新任法院院长、县长、 市长都怕她。软硬兼施,生怕她再跑去人代会上告状。最讽刺的是王公道来李雪莲家时(说的话还是十年前李来找他时说的),一口一个“大表姐”。 其实李雪莲也不想告了。十年了,她也累了,她说牛不让她告,其实是她自己不让她告,她知道告不赢。官员们不让她告却是为了自己头上的帽子。 最终,她没告成。 因为秦玉河死了。 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我看到一个女人十年来活下去动力崩塌了。她只是想证明秦是错的,这对错只有她知道,如今秦死了便死无对证了。 她想死,找了棵果树想上吊,却被园主叫住,让她去旁边的果园里死,不然这个园子就没生意了。 李雪莲笑了。 或许是笑这世间,人人都为了一已私利奔波。 我把这个故事加上“利益”这个标签。因为所有人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看想。十年前的官员对此不闻不问、推卸责任:十年后的官员担心被撤职,忙得子上下却没用处;磨户说着为李雪莲上刀山下火海,其实只不过色迷心窍罢了;法院的贾聪明出主意解决问题也只是为了升职;甚至连喜欢李雪莲多年的赵大头也是以爱为由为儿子谋取官职。从头到尾,只有李雪莲是为了自己心中的理、为了自己的清白做事。忘了在哪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觉得用在这里无比合适:她一个人,活得像一支队伍。 最终,李雪莲和远房表弟起在北京开饭店 ,没再回过光明县。她换了发型,甚至能笑着听别人讲她告状的事,还能自己把这当笑话讲。“都过去了。”她说。电影的结尾是李雪莲眺望运方神情悲凉。 一个故事说出来,大家笑看方圆。 一个女人, 为了一个公道,告了十年的状。最后,被大家当笑话讲。 他李雪莲一个人的队伍,终是输了。 可至少,他坚持了十年,他曾努力过。 至少,千军万马曾经出现。

不止一个人跟我推荐了《我不是潘金莲》。朋友圈里也有不少人说:别看评分不高,可挺好看的!今天我看了,感觉上当了!这哪是什么喜剧?根本就是个悲剧!都能当茶几了!!!
奉劝一句,如果你是个自我感觉苦大仇深还没地儿申冤的主儿,别看!越看越闹心!如果你是个被那些“刁民”烦的一个头两个大的主儿,也别看!看了就成三个大了!不过,可能就这两种人能把这片子看明白了!今天电影一结束,身边一哥们儿就嘟囔了一句:这冯小刚拍的什么玩意儿?!是啊,什么玩意儿?
我也不知道拍的是什么,先是一个法盲说两句昏话逗乐了几个人,然后是几个官员没事找事的让大家乐了几声,这就算喜剧了?冯小刚一贯的讽刺呢?这回讽刺的是什么?法盲?还是当官的?
后来一琢磨不对啊?李雪莲当时打官司的时候先是在法官王公道那告前夫秦玉河,然后在法院院长荀正一那告秦玉河和王公道,然后去县长史为民那告秦玉河、王公道和荀正一,再然后去市长蔡富邦那告秦玉河、王公道、荀正一和史为民,最后才是去北京首长那告秦玉河、王公道、荀正一、史为民和蔡富邦。而且,这里面只有告王公道收受贿赂还算有点证据——毕竟她也送了香油和腊肉。可最后呢?法院院长荀正一被撸,县长史为民被撤,市长蔡富邦被免。而法官王公道不光没事,还在十年后却成了法院院长!!!好吧,富邦免了,为民撤了,正一撸了,“王公道”成了院长了!冯导,你真敢玩!
被撸被免被撤的这三个人,只有史为民最后又露了个脸——在李雪莲开的小饭馆和李雪莲偶遇。我感觉也该给他露个脸——一个大早上在车里喝白粥的县长,再坏能坏到哪去??!
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部片子,只感觉,想再看一遍,又不敢再看……
或许,这真的是部喜剧…………

本文由四不像必中一肖动物图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