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是被活着罢了,有一种疯狂

作者:内地娱乐

终于看完这部口碑很好的影片了。其实看完之后,是有很深的感触的。这使我想起了身边的一些事物。我发现周围的绝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和瑞德和老books一样的,善良,真诚,却仍然被制度化的社会所心甘情愿的折磨着。体制化的规则使其方便管理,却忘记了每个人自身独特的需求。
 
 
     当物质与内心相对,内心往往是抽象的,难以把握的,甚至是容易遗失的。反而物质是人作为动物最基本的求生方式,是易掌控,实质的东西。正因如此,物质也是体制化背后的鱼饵,于是制度掌控物质,物质掌控你。人与生存就像是鱼与鱼饵之间的角色,被活着,无声无息,却又心甘情愿的的走向死亡,或许这就是所谓的 忙着死。
 
 
瑞德说:体制化,就是刚开始的时候,你反感它,抵抗它。之后你接受它,习惯它。最后呢,你便离不开它。
 
 
      许多人就是因为不断地应付体制化的生活,为了生存,为了安逸,忙忙碌碌的活在了虚无飘渺的世界中。不再关心自己内心的需要,只是一味着去习惯它。却没发现,物质才是世界上最空洞,最容易失去的的东西。于是乎,一个难以掌控的内心,和一个困难重重的外界。体制化似乎是个好东西,让外界变得不再危险重重,不再杂乱无章,所以不再有人与众不同,似乎只要掌握了规则就能生存,而不接受的人,只能被淘汰的假象。并且,得到的一切,实实在在,谁会去怀疑这背后造成的问题。然而这一切,实质上隐藏着让我们放弃自己的可怕阴谋。但没有自己,和可能活不下去的威胁。很少人会选择后者。但是,选择前的人,一生都将被体制化掌控着,直到死亡。其实死亡,也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带着空洞的灵魂走向死亡,是一种比死亡更可怕的场景。因为,最后你可能发现,你已经找不到自己的灵魂了,其实你早就死了。一生忙忙碌碌,因为传统或大多数人的看法,为孩子,为父母,或是是为了活在虚无的顶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去结婚,恋爱,交朋友,甚至是生活。好像失去他们,我们再也找不到任何活着的理由。无论是放不下物质的安逸,或社会的舆论,还是不敢做自己的人。我们只是被活着罢了。貌似我们没有权利去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一样。
 
 
影片中的瑞德和很多人一样,带着微弱的希望,被折磨,被麻痹。当他遇到了安迪,他的勇气,坚持,敞开了瑞德心的大门,让他再一次的感受到作为一个自由人的快乐,有了勇气面对自己的内心的声音。
 
 
因为安迪说:有一样东西永远不会被囚禁,那就是内心,例如:希望之类的。
 
 
(草稿)

一年前的今天刚成人的我在日志里把安迪冲出下水道站在河沟里享受雨水带来的自由的海报作为结尾,以此来象征新的开始。一年之后再看这张海报这部电影有了更多的体会,这部电影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不变的是对经典的敬佩。如果说有部电影能让人百看不厌的话,《肖申克的救赎》就是永恒的经典。它教会人要有希望地活着。

      一年前的今天刚成人的我在日志里把安迪冲出下水道站在河沟里享受雨水带来的自由的海报作为结尾,以此来象征新的开始。一年之后再看这张海报这部电影有了更多的体会,这部电影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不变的是对经典的敬佩。如果说有部电影能让人百看不厌的话,《肖申克的救赎》就是永恒的经典。它教会人要有希望地活着。
       从1947年到1966年,安迪在肖申克监狱待了19年。这19年里,安迪从恐惧,到适应,甚至天真的对这里产生了幻想,直到汤姆被杀,安迪清醒过来。但自始至终,安迪对自由的渴望从未改变,一直支撑下去的便是内心的希望。安迪刚进监狱就像一个不可理喻另类,他去做很多人不敢想的事:跟看守长哈德利要啤酒、向参议员申请资金图书扩建图书馆、不惜以禁闭一周的代价放《费加罗的婚礼》,当然还有越狱般的救赎。其实安迪一直在传达一种信号,我们跟外界的人一样,我们也有权利,我们应当享受这些。而这些想法,是每一个被“体制化”的人所无法想象的,安迪此时犹如上帝,救赎了这些人的灵魂,就像广场上响起的莫扎特,“我想那是如此的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美的让你心痛……那声音飞翔,比在这个灰暗地方的任何一个人梦想都要高远……在那一刻,每个在肖申克的落伍者,感到了自由”。结合安迪瑞德他们修完屋顶在上面喝啤酒的场景,没人会认为这是监狱,“感觉就像修自己家屋顶,自己就是造物主”,这是安迪第一次让他们感受自由。因此刚才说安迪犹如上帝,倒不如说安迪带给他们自由的希望。这世界根本没有上帝,自由才是每个人应有的信仰,别无此他。
      刚进监狱之时典狱长诺顿要每个人“把精神交给上帝”,当一个人把自己的精神交出去的时候,那便失去了灵魂,禁锢的不再是身体,而是心,“体制化”的布鲁斯便是这样。就像瑞德说的,肖申克监狱是布鲁斯唯一认识的地方,在这儿他是个重要的人,是个有教养的人;在外面布鲁斯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假释出来的囚犯,每个人都可以教训他。布鲁斯只是走出了肖申克监狱,殊不知他的心灵早在五十年中被宣判了无期徒刑。就像那个胖子,因为不适应肖申克监狱,第一天便被打死;布鲁斯假释之后不适应内心的监狱,结果也只有死亡。适者生存虽然是生存之道,但人的思想是一定要自由的,行为可以被迫原始化,但精神必须要走出身体,这是适者生存的真正含义。
      与布鲁斯截然相反的当然就是安迪。安迪知道自己本不属于这里,因此他无时无刻不向往自由,甚至可以说安迪这二十年来从未被关进来过,这也就不难理解安迪在肖申克监狱中的所作所为,确实是态度决定一切。就像一潭死水里冲进来一条金枪鱼,安迪一点点的改变肖申克,从一开始的改造图书馆和《费加罗的婚礼》,潜移默化地影响里面的人,到最后把看守长和典狱长全部搞下去,肖申克被安迪的希望彻底改变,前者是坚信,后者则是必然,希望在人的身上释放出不可思议的威力。
  最复杂的当属瑞德,他在这里度过了40年,一方面头脑清楚的知道“体制化”,另一方面也不得不被迫接受这一现实。“开始,你痛恨这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地生活在其中,时间久了你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被体制化了。”可见体制化是个多么可怕的东西,它会慢慢蚕食你的意志力,无论你多么清楚其中的道理,但你却无能为力,越挣扎就越没有力气,就像落水者,陆地就在眼前但却可望而不可及,只能眼睁睁地沉下去。直到遇见安迪。力气是可以再生的,这需要心底的信念,要有希望来做支撑,是安迪带给了瑞德埋在橡胶树下的希望,口琴让瑞德相信安迪有这个能力。瑞德也理解了安迪那句话的含义——“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在生死之间徘徊的瑞德,选择了前者,必须要活着,是真正的活着,而不是一个只会动的躯体。
      两次假释都失败的瑞德在第三次说出了心里话:社会?对我来说那是用来掩饰的词,政客用的词语。改过?只是个狗屁的字眼。此时能不能出去对瑞德来说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他看透了这一切,他也明白高墙关住的只是身体,灵魂由自己来控制,无论哪里都是生活。瑞德又一次证明,只要向往自由,便可以得到自由,假释通过了。这一切绝不是偶然,一个人的思想是方向,如果心怀希望,任何事物都阻止不了自由的脚步,不管是被拒了几次还是那五百码的臭水沟;但心如果死了,生活也就结束了。
      看到安迪逃出肖申克在雨中沐浴自由,你可曾感觉到了希望和自由的疯狂?

选择简单的人,往往变得复杂。追求复杂的人,才能得到简单。对自己的生命没有反省和思考的人,就会永远失去它的意义。

   从1947年到1966年,安迪在肖申克监狱待了19年。这19年里,安迪从恐惧,到适应,甚至天真的对这里产生了幻想,直到汤姆被杀,安迪清醒过来。但自始至终,安迪对自由的渴望从未改变,一直支撑下去的便是内心的希望。安迪刚进监狱就像一个不可理喻另类,他去做很多人不敢想的事:跟看守长哈德利要啤酒、向参议员申请资金图书扩建图书馆、不惜以禁闭一周的代价放《费加罗的婚礼》,当然还有越狱般的救赎。其实安迪一直在传达一种信号,我们跟外界的人一样,我们也有权利,我们应当享受这些。而这些想法,是每一个被“体制化”的人所无法想象的,安迪此时犹如上帝,救赎了这些人的灵魂,就像广场上响起的莫扎特,“我想那是如此的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美的让你心痛……那声音飞翔,比在这个灰暗地方的任何一个人梦想都要高远……在那一刻,每个在肖申克的落伍者,感到了自由”。结合安迪瑞德他们修完屋顶在上面喝啤酒的场景,没人会认为这是监狱,“感觉就像修自己家屋顶,自己就是造物主”,这是安迪第一次让他们感受自由。因此刚才说安迪犹如上帝,倒不如说安迪带给他们自由的希望。这世界根本没有上帝,自由才是每个人应有的信仰,别无此他。

                                                                           ——2013.11.14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我的脑袋有点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刚进监狱之时典狱长诺顿要每个人“把精神交给上帝”,当一个人把自己的精神交出去的时候,那便失去了灵魂,禁锢的不再是身体,而是心,“体制化”的布鲁斯便是这样。就像瑞德说的,肖申克监狱是布鲁斯唯一认识的地方,在这儿他是个重要的人,是个有教养的人;在外面布鲁斯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假释出来的囚犯,每个人都可以教训他。布鲁斯只是走出了肖申克监狱,殊不知他的心灵早在五十年中被宣判了无期徒刑。就像那个胖子,因为不适应肖申克监狱,第一天便被打死;布鲁斯假释之后不适应内心的监狱,结果也只有死亡。适者生存虽然是生存之道,但人的思想是一定要自由的,行为可以被迫原始化,但精神必须要走出身体,这是适者生存的真正含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伊比利亚的7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与布鲁斯截然相反的当然就是安迪。安迪知道自己本不属于这里,因此他无时无刻不向往自由,甚至可以说安迪这二十年来从未被关进来过,这也就不难理解安迪在肖申克监狱中的所作所为,确实是态度决定一切。就像一潭死水里冲进来一条金枪鱼,安迪一点点的改变肖申克,从一开始的改造图书馆和《费加的罗婚礼》,潜移默化地影响里面的人,到最后把看守长和典狱长全部搞下去,肖申克被安迪的希望彻底改变,前者是坚信,后者则是必然,希望在人的身上释放出不可思议的威力。

   最复杂的当属瑞德,他在这里度过了40年,一方面头脑清楚的知道“体制化”,另一方面也不得不被迫接受这一现实。“开始,你痛恨这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地生活在其中,时间久了你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被体制化了。”可见体制化是个多么可怕的东西,它会慢慢蚕食你的意志力,无论你多么清楚其中的道理,但你却无能为力,越挣扎就越没有力气,就像落水者,陆地就在眼前但却可望而不可及,只能眼睁睁地沉下去。直到遇见安迪。力气是可以再生的,这需要心底的信念,要有希望来做支撑,是安迪带给了瑞德埋在橡胶树下的希望,口琴让瑞德相信安迪有这个能力。瑞德也理解了安迪那句话的含义——“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在生死之间徘徊的瑞德,选择了前者,必须要活着,是真正的活着,而不是一个只会动的躯体。

   两次假释都失败的瑞德在第三次说出了心里话:社会?对我来说那是用来掩饰的词,政客用的词语。改过?只是个狗屁的字眼。此时能不能出去对瑞德来说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他看透了这一切,他也明白高墙关住的只是身体,灵魂由自己来控制,无论哪里都是生活。瑞德又一次证明,只要向往自由,便可以得到自由,假释通过了。这一切绝不是偶然,一个人的思想是方向,如果心怀希望,任何事物都阻止不了自由的脚步,不管是被拒了几次还是那五百码的臭水沟;但心如果死了,生活也就结束了。

   看到安迪逃出肖申克在雨中沐浴自由,你可曾感觉到了希望和自由的疯狂?

本文由四不像必中一肖动物图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