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球崛起,一个群族的帝国史

作者:内地娱乐

       《猩族崛起》的投资并不算大,不足一亿美元却能将特效做的如此完美,不得不让人赞叹,好的创意才能把技术发挥到极致。影片中所有的猿类都由“动作捕捉”的方式后期合成,与真人演员的互动天衣无缝,在阳光下也看不出破绽。不单单是毛发和举止,猿族的心理也被诠释地惟妙惟肖。凯撒的表情与人类无异,从憨厚天真到霸气外露,隐忍与爆发都充满了戏剧张力。他在监狱中的那声怒吼“No!”,可与《勇敢的心》中华莱士的的“Freedom”相媲美,把全片的情绪推向了高潮。“马尔福”再次扮演了可怜的小反派,人类的残暴和怯懦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其面对的却是猿族中的英雄,道德的高下形成鲜明的对比。阴暗、封闭的猿类动物园,就是一个微缩的角斗场,凯撒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依靠武力和智力成长为古罗马式的领袖,恩威并施爬上帝王的宝座。影片中的数个长镜头如纪录片般呈现了这份豪气,对种族和阶层的剖析已达到了社会学层面。大桥上的一战可入选本年度最佳动作场景,导演罗伯特·瓦耶特名不见经传,但在此片的场面调度和节奏控制上,他不输给任何动作片大导。进化的猩猩掌握了人类的谋略,占领城市,突破防线,全方位的立体攻势,最终赢得了生存空间。《猩族崛起》的合理之处,就在于人类灭亡并非来自于猿族的复仇,病毒的扩散才是被暗示的真正梦魇。科学之殇莫不如此,文明的抉择并非偶然,猿族内在的团结,对生命的珍重,都为他们的崛起造就了良机;反观人类,却在贪婪和残暴中被取代,悔之晚矣。

今年的《猿族崛起》也因此再度引发了观众的期待,作为前传,故事架构脱胎于1972年的老版本。影片被设定于我们生活着的当代世界,既有基因工程的真实细节,又兼具了正传中的“软科幻”味道。七十年代的“尼姆计划”里,人类的确曾用猩猩做过养育实验,期望提高它们的智力,变为人类家庭的一员,最终却因“道德和虐待”失败告终。《猿族崛起》可以说是在基因研究高速发展的今天,重新假设了这一命题,借由“凯撒革命”的成功,再次向人类提出了文明与种族的恒久话题。无论是与人类基因相近的猿族,还是机能上超越人类的“机器人”、“生化人”,都在诸多科幻中假设为人类的掘墓者。人类在影片中以“造物主”的姿态掌控一切,最终还是被另一个文明所替代,只因本性中的贪婪和歧视。《猿族崛起》的巧妙设想,就植根于我们的阁楼和动物园,一步步推进,最终导致不可收拾的结局,完整得给出了令人信服的演化逻辑。詹姆斯·弗兰克饰演的科学家威尔,为了父亲去研制治疗老年痴呆的药物,既能提升猿族的智力,又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因利益需求而缺乏约束的科学成果,迟早会成了人类命运的“潘多拉之盒”。威尔本人的科研工作无可厚非,他对凯撒的爱也超越了主人和宠物,但正是由于这种博爱,促发了凯撒为猿族“革命”的宏伟志向。

凯撒不同于“金刚”,他的身上最早体现的并非兽性,而是文明的理性,这点在一家人第一次去红杉林时,就悄然体现出来。在与宠物狗的对峙中,凯撒体会出了动物的不平等,他要求“坐”在车座椅上,而非“关”在后备箱里,可以看作是“启蒙思想”的某种悸动。授权的手势同样是一种仪式,就像是上帝点化亚当的“创世纪”;圆窗的几何标志,则演化成了一个新文明的图腾。动物园里的囚禁和压迫很真实,唯有苦难才会催生伟大,一场精心策划的“越狱”,把残暴的人类打得措手不及。观众在为弱者叫好的同时,必然会反思现代社会的唯利是图、剥夺歧视、弱肉强食本性,这同样是原著小说一再批评的原罪,《人猿星球》中的换位思考,在这里又被换了回来。

凯撒不同于“金刚”,他的身上最早体现的并非兽性,而是文明的理性,这点在一家人第一次去红杉林时,就悄然体现出来。在与宠物狗的对峙中,凯撒体会出了动物的不平等,他要求“坐”在车座椅上,而非“关”在后备箱里,可以看作是“启蒙思想”的某种悸动。授权的手势同样是一种仪式,就像是上帝点化亚当的“创世纪”;圆窗的几何标志,则演化成了一个新文明的图腾。动物园里的囚禁和压迫很真实,唯有苦难才会催生伟大,一场精心策划的“越狱”,把残暴的人类打得措手不及。观众在为弱者叫好的同时,必然会反思现代社会的唯利是图、剥夺歧视、弱肉强食本性,这同样是原著小说一再批评的原罪,《人猿星球》中的换位思考,在这里又被换了回来。

 

Luc,2011年10月

 

       《猿族崛起》的投资并不算大,不足一亿美元却能将特效做的如此完美,不得不让人赞叹,好的创意才能把技术发挥到极致。影片中所有的猿类都由“动作捕捉”的方式后期合成,与真人演员的互动天衣无缝,在阳光下也看不出破绽。不单单是毛发和举止,猿族的心理也被诠释地惟妙惟肖。凯撒的表情与人类无异,从憨厚天真到霸气外露,隐忍与爆发都充满了戏剧张力。他在监狱中的那声怒吼“No!”,可与《勇敢的心》中华莱士的的“Freedom”相媲美,把全片的情绪推向了高潮。“马尔福”再次扮演了可怜的小反派,人类的残暴和怯懦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其面对的却是猿族中的英雄,道德的高下形成鲜明的对比。阴暗、封闭的猿类动物园,就是一个微缩的角斗场,凯撒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依靠武力和智力成长为古罗马式的领袖,恩威并施爬上帝王的宝座。影片中的数个长镜头如纪录片般呈现了这份豪气,对种族和阶层的剖析已达到了社会学层面。大桥上的一战可入选本年度最佳动作场景,导演罗伯特·瓦耶特名不见经传,但在此片的场面调度和节奏控制上,他不输给任何动作片大导。进化的猩猩掌握了人类的谋略,占领城市,突破防线,全方位的立体攻势,最终赢得了生存空间。《猿族崛起》的合理之处,就在于人类灭亡并非来自于猿族的复仇,病毒的扩散才是被暗示的真正梦魇。科学之殇莫不如此,文明的抉择并非偶然,猿族内在的团结,对生命的珍重,都为他们的崛起造就了良机;反观人类,却在贪婪和残暴中被取代,悔之晚矣。

今年的《猿族崛起》也因此再度引发了观众的期待,作为前传,故事架构脱胎于1972年的老版本。影片被设定于我们生活着的当代世界,既有基因工程的真实细节,又兼具了正传中的“软科幻”味道。七十年代的“尼姆计划”里,人类的确曾用猩猩做过养育实验,期望提高它们的智力,变为人类家庭的一员,最终却因“道德和虐待”失败告终。《猿族崛起》可以说是在基因研究高速发展的今天,重新假设了这一命题,借由“凯撒革命”的成功,再次向人类提出了文明与种族的恒久话题。无论是与人类基因相近的猿族,还是机能上超越人类的“机器人”、“生化人”,都在诸多科幻中假设为人类的掘墓者。人类在影片中以“造物主”的姿态掌控一切,最终还是被另一个文明所替代,只因本性中的贪婪和歧视。《猿族崛起》的巧妙设想,就植根于我们的阁楼和动物园,一步步推进,最终导致不可收拾的结局,完整得给出了令人信服的演化逻辑。詹姆斯·弗兰克饰演的科学家威尔,为了父亲去研制治疗老年痴呆的药物,既能提升猿族的智力,又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因利益需求而缺乏约束的科学成果,迟早会成了人类命运的“潘多拉之盒”。威尔本人的科研工作无可厚非,他对凯撒的爱也超越了主人和宠物,但正是由于这种博爱,促发了凯撒为猿族“革命”的宏伟志向。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某一天,当法国作家皮埃尔·布勒走进动物园,看到假山笼子里玩耍的猩猩时,他突发奇想,要写一部“未来猿族统治人族”的科幻小说。这位曾经的工程师,反法西斯战斗英雄,如今已经是全世界闻名的小说家了。根据个人经历改编的电影《桂河大桥》在十年前获得了巨大成功,自己也“意外”收获了一尊奥斯卡小金人。布勒的思考没有终止在过去,他把动物园里的想法变成了人生中另一部伟大的科幻作品-《人猿星球》。1968年的电影版开启了一个传奇,之后连续拍摄了四部续集,2001年著名导演蒂姆·伯顿以最新的特效技术再次翻拍《人猿星球》。人们如此热衷的原因,就在于这部“架空未来”的科幻作品给自己带来了莫大的震撼感和警世意味。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某一天,当法国作家皮埃尔·布勒走进动物园,看到假山笼子里玩耍的猩猩时,他突发奇想,要写一部“未来猿族统治人族”的科幻小说。这位曾经的工程师,反法西斯战斗英雄,如今已经是全世界闻名的小说家了。根据个人经历改编的电影《桂河大桥》在十年前获得了巨大成功,自己也“意外”收获了一尊奥斯卡小金人。布勒的思考没有终止在过去,他把动物园里的想法变成了人生中另一部伟大的科幻作品-《人猿星球》。1968年的电影版开启了一个传奇,之后连续拍摄了四部续集,2001年著名导演蒂姆·伯顿以最新的特效技术再次翻拍《人猿星球》。人们如此热衷的原因,就在于这部“架空未来”的科幻作品给自己带来了莫大的震撼感和警世意味。

 

本文由四不像必中一肖动物图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